4亿赔款恐难败火解渴,两家包装大佬公开点名

来源:http://www.bddnv.com 作者:财经资讯 人气:137 发布时间:2019-08-24
摘要:中粮集团可能是加多宝的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08:49来源: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网编辑:人气:2767 左三: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和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

图片 1

中粮集团可能是加多宝的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图片 2

图片 3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1日 08:49来源: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网编辑:人气:2767

左三: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和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董事长王金昌;左四:中粮包装董事长张新;右二: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总裁李春林(图片来源:加多宝官网)

12月20日,加多宝官网发布最新任命,自2019年1月1日起,由中粮包装前董事会主席王金昌出任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和昆仑山矿泉水有限公司董事长。

《投资时报》记者 孟楠

最近因重推红罐成为业内焦点的加多宝,又因未如期履行合约承诺,被中粮包装状告申请仲裁,再度引起业内关注。从蜜月期到撕破脸,中粮包装与加多宝之间,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业内专家分析认为,中粮入股加多宝之时,加多宝资金链紧张,而现在缓过劲来,加多宝很可能对当时的条款不满,“反悔了”。此番,双方闹到了要仲裁的地步,说明矛盾已经激化到无法内部解决。

中国包装印刷产业网 国内新闻】 7月6日,中粮包装才透露要和加多宝仲裁,7月8日傍晚,以为红牛做包材而闻名的奥瑞金又突然发布公告,督促加多宝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 一连被两位大佬公开点名,加多宝到底怎么了? 去年10月高调牵手中粮包装如今合作面临崩塌 中粮包装6日晚间公告,子公司中粮包装投资已于6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注:这里指的是在香港注册的加多宝旗下的王老吉公司,并非广药集团旗下的王老吉)、清远加多宝草本股东智首有限公司以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而就仲裁原由,中粮包装称因为王老吉公司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 根据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介绍,仲裁程序灵活,能使当事人通过的、保密的和公平的程序,获得终局的、有约束力和可执行的裁决。该中心指出,其仲裁时长平均需要16.2个月,仲裁费用平均超过11万美元。 此举意味着,双方从初的“联姻”,突然变得剑拔弩张。 去年10月,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通过对清远加多宝增资20亿元人民币,从而持有后者30.58%的股份,正式入股加多宝。 加多宝拿出了核心资源:商标。根据增资协议,中粮包装将持有清远加多宝约30.58%股权,而加多宝集团旗下的王老吉公司(持有相关加多宝商标,注入相关加多宝商标,作价30亿元)及智首(全资持有清远加多宝股权,注入清远加多宝股权),则分别持股45.87%及23.55%。 如今王老吉公司却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商标,导致中粮方发起仲裁。 4亿赔款恐难败火解渴,两家包装大佬公开点名。今年4月签署协议入股不成反被累 在公告中,奥瑞金提到加多宝没有按期履行“前期相关事项”: 截至目前,加多宝中国及清远加多宝尚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公司将积极采取措施,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该事项可能尚需大量相关方协商、尽职调查、终协议商谈确定等工作,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从公告上看,奥瑞金有权以5亿元债转股置换加多宝拟上市主体或清远加多宝部分股权: 根据《意向书》约定,奥瑞金有权以对加多宝中国及其关联公司(以下简称“加多宝集团”)的债权人民币503,265,300元,及按年化6%利率计算至转股日的应付利息,置换加多宝集团重组后的拟上市主体或清远加多宝的部分股权,公司有权选择终的被入股主体。 这则公告“意外”坐实了奥瑞金原来也要入股加多宝的企图。 由于奥瑞金本身就是中粮包装的股东之一,占股比例22.93%,虽没有明说加多宝没有按期履行“前期相关事项”是什么事宜,但显然与中粮包装之前入股加多宝也有一定的关系。 引发上述公告,源于加多宝曾先后与中粮包装和奥瑞金签署相关置换协议并未如期兑现,简单来说,中粮拿出了真金白银,而香港加多宝却还没有如计划那样,拿出“作价人民币30亿元”的加多宝商标。 加多宝恐生变 加多宝的商标是品牌的核心资产,而加多宝品牌和凉茶浓缩液则被看作是加多宝公司的核心资产——这也是中粮包装评估加多宝价值看重的两大方面。 清远加多宝草本主要从事研究、开发、生产、加工及销售蔬果饮料、茶饮料、凉茶等。其为加多宝集团公司中为“加多宝”和“JDB”品牌饮料提供浓缩液的公司,浓缩液是加多宝的“核心科技”。今年2月,清远方面赴深港拜访企业,集团总经理祁振宽称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为整个加多宝的“心脏”。 暂时不清楚,加多宝对于“心脏”未来的规划是否出现了新的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加多宝现在有了更多的选择。 香港加多宝投资30亿常德建厂,创始人公开站台 6月15日,在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宣布红罐加多宝回归的同一天,鲜少公开露面的加多宝母公司鸿道集团创始人陈鸿道也在香港公开露面,为香港加多宝集团有限公司投资30亿元建设的加多宝常德产业园项目的签约仪式站台。 据悉,此次加多宝投资的常德产业园是其在国内投资建造的第14家工厂,项目总投资高达30亿元,首期投资10亿元,年内开工建设,3年内将建成凉茶、饮料国际化生产基地。全部达产后,预计实现年产值50亿元、年税收超3亿元,这对加多宝来说算得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高院再审红罐案,包装归属或生变数 经过4个月的漫长考虑,今年6月21日,高院正式受理广药集团针对红罐包装装潢案的再审申请,这也意味着红罐归属再起变数。如果高院之前承认的“红罐共享”于过去争议阶段的红罐包装,如此一来,加多宝此次冒险重启红罐将面临很多不可预知的结果。 与此同时,我们通过多方调查得知,目前市场上运作红罐加多宝的经销商尚数少数,多数经销商都要在下一批货才能正式上架红罐加多宝,如此看来,加多宝真正铺完货至少也要在七八月份,销售旺季一过,就有可能给重装上阵的红罐加多宝的销售情况带来一定的影响。 不可否认,中粮的入驻,无论是从资金和品牌背书,都对加多宝起到了正面的推动作用。而加多宝之所以有此举,一定是有多方原因,很可能是觉得此前与中粮签订的条件并不合适,抑或从地方银行得到贷款从而补充了资金链,但目前我们尚未知晓。 加多宝唱主角的这场“大戏”,接下来的剧情究竟走向何方,无疑是备受行业瞩目又让人有诸多猜想的。但无疑,我们都希望经历了多次风雨洗礼的加多宝,真的能够坐上平稳的“二次创业”快车,再次策马狂奔!

中新网1月8日电 7日加多宝官方发布消息,中粮包装投资有限公司与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在北京签署了《中粮包装——加多宝2019年度供罐合作协议》,标志着合作双方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全面深化战略合作。

但就在2018年7月,中粮包装就因加多宝下属公司未按照增资协议中的规定按期注入加多宝商标,子公司中粮包装投资已经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项提出仲裁申请。同时中粮包装发布公告称,自2018年第二季度已经停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

还记得6年前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发布的以哭泣的婴幼儿为图片主角的“对不起”系列微博吗?

加多宝未按协议注入商标

根据双方签订的协议,中粮包装与加多宝在罐体包装的供应量、价格、付款方式以及包装创新研发等方面达成了共识。作为多年的合作伙伴,2019年度,中粮包装供应的罐体总量将达到加多宝全年产量的70%。表明了加多宝与中粮包装进一步深化双方紧密的合作关系,中粮包装将继续成为加多宝最重要的包装供应商。

直到2018年第三季度末,中粮包装逐渐恢复对加多宝的部分供应,中粮包装相关人士也曾对媒体表示,由于考虑到清远加多宝合资项目的状况,目前供罐都采取付款后供应的形式以保护和实现公司及股东利益。

尽管与广药集团的官司屡诉屡败,但加多宝彼时依旧愈战愈勇,笑看官司落败的同时,在上述微博图片中配以“对不起,是我们无能,卖凉茶可以,打官司不行”“对不起,是我们太自私,连续6年全国销售领先”等自嘲式的回击内容。

加多宝与中粮包装的合作要追溯到去年8月10日。当时,中粮包装对外披露,拟收购清远加多宝30%股权,促进与下游品牌公司的战略合作,利用集团与加多宝集团公司各自的资源优势,推动凉茶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实现双赢。

另一方面,因商标注入引发的纠纷,加多宝和中粮包装目前仍在仲裁中。加多宝在声明中指出,在合作协议中,双方均明确表示将积极沟通协商,妥善解决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方面的分歧和争议并达成和解,尽快形成双方都满意的解决方案。

对于王金昌的任命,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对《第一财经》回应,任命是加多宝自身的决定,意在完善架构,而非中粮接盘。

而加多宝“官司失意,市场得意”的自信正是来自其在中国罐装凉茶行业的领先地位,以及曾经占据着逾7成的市场份额。

2017年10月30日,中粮包装曾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对清远加多宝增资20亿元人民币,从而持有后者30.58%的股份。其中10亿元将以现金方式支付,其余10亿元则以公司生产的铝制两片饮料罐作为实物出资。根据增资协议,中粮包装将持有清远加多宝约30.58%股权,而加多宝集团旗下的王老吉公司(持有相关加多宝商标,注入相关加多宝商标,作价30亿元)及智首(全资持有清远加多宝股权,注入清远加多宝股权),则分别持股45.87%及23.55%。

值得一提的是,业内人士认为,在新任董事长王金昌上任7天后,加多宝中国就与中粮包装达成协议,说明王金昌的任命起到推动作用。据悉,王金昌是中粮包装前董事会主席,目前仍在中粮发展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和法人代表。

“从在商言商的角度来看,中粮和加多宝应该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二者已经进入了相对和谐的阶段。”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中国企业家》解释,这种合作关系,也会为中粮收购加多宝做一个很好的铺垫作用。

可如今,时过境迁。

工商资料显示,清远加多宝成立于2008年,主要从事研究、开发、生产、加工及销售蔬果饮料、茶饮料、凉茶及浓缩液等非酒精饮料等,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美元,为加多宝集团目前最大的浓缩液生产工厂。当时业内普遍分析认为,中粮系入股加多宝,意在补饮料短板,并借此分享凉茶二元格局的红利。加多宝商标持有公司将注入相关加多宝商标,各方将共同打造集加多宝品牌、浓缩液、供销体系为一体的综合运营平台。

2018年7月,因加多宝旗下企业王老吉公司尚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2018年7月6日中粮包装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智首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中粮包装自2018年二季度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一度影响了加多宝的铺货。随后于2018年8月,中粮包装逐步恢复对加多宝的正常供罐。

加速滑坡

尽管还是相同的颜色、相似的配方,以及同样可以追溯到始于道光年间近200年的王氏凉茶史,但不同的是凉茶行业增长已停滞,市场份额超过七成的一方则换成独立运营“王老吉”品牌罐装凉茶的广药集团。

然而,加多宝和中粮牵手不到一年,就起了冲突。中粮包装日前发布公告称,加多宝方面并未按照增资协议履行其应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加多宝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中粮包装投资已于2018年7月6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就相关事宜对王老吉公司、智首及清远加多宝草本提出仲裁申请。

对于加多宝与中粮的合作未来,加多宝饮料有限公司总裁李春林2018年9月曾公开表示,加多宝与中粮是20多年的战略合作伙伴,早已形成了命运共同体,两个企业的关系是不会走到“相互伤害”的不利地步。在加多宝新战略的实施过程中,如果要引进战略合作伙伴,中粮一定是首选。同时,他也表达了对双方在合作中最终能够实现双赢的信心。

任何事情的爆发,都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到了2018年,加多宝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与广药集团的斗争,以及与王老吉疯狂的价格战,更多的还是来自其内部矛盾的加剧,就像一根被点燃的导火索,引爆只需一点点时间。

而曾经这对“相爱相杀、相互揭发、相互揭疤”凉茶冤家之间的红罐之争,在沉寂一年后于日前再起波澜,互相伤害模式或再度重启。

紧随中粮之后,奥瑞金也“点名”加多宝违约。7月8日,奥瑞金发布《奥瑞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与加多宝债权转股权事宜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此前与加多宝签署的债转股协议,因加多宝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公司将积极采取措施,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

眼下,尽管双方的仲裁纠纷仍未有最终结果,但至少对加多宝来说,2019年可能面临的供罐危机已经解除。2019年春节即将来临,加多宝在新一轮凉茶大战中将表现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早在2016年,加多宝总部就曾出现拖欠物流公司欠款的情况,多名与加多宝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供应商欠款无法结算,欠款的金额在几万到几十万之间,以至于合作的物流公司拒绝为加多宝送货,同时加多宝被爆出资金链紧张等问题。

红罐之争风云再起

上市之路或遥遥无期

据《中国企业家》粗略估计,在失去王老吉的商标后,加多宝经历近20余次的败诉,从商标侵权、红罐装潢到广告的争夺等案件中,其涉及近50亿元的天价赔偿,再加上香港鸿道集团停止注资,加多宝更是需要自负盈亏,每一步都走得愈发艰难。

2019年7月1日,加多宝在官网上发布“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就‘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裁定的公告”。公告显示,加多宝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就公司与广药集团“王老吉”商标侵权纠纷案的裁定书,认定一审判决采信的证据在内容与形式上均存在重大缺陷,不能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并裁定撤销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粤高法民三初字第1号民事判决,案件发回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重审。

此前,加多宝方面高调宣布和中粮包装战略合作后要把加多宝打造成“民族品牌的标杆”,而此番中粮包装申请仲裁之举,意味着双方的关系从最初的“联姻”变得剑拔弩张。

由于业绩持续下滑,加多宝也不止一次被爆出位于杭州、武汉等地的工厂停产停工以及大规模裁员等情况。一位已从加多宝离职的工作人员对《中国企业家》解释,“从2017年,加多宝的亏损问题就已经很严重了,再加上和王老吉竞赛式的投放各种广告,它实则是被自己拖垮了。”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7月2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加多宝6家子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连带赔偿广药集团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合计14.41亿元。同时驳回广药集团其他诉讼请求。

在与广药集团的“凉茶之争”中,从2012年的品牌转换,到重金投入金罐营销,再到和广药的官司以及内部人员更替,让加多宝元气大伤,多次传出减产和裁员的传闻,而中粮包装的进入无疑是雪中送炭。

但真正的引爆点,是在2018年3月。加多宝资金链断裂,以至于拖欠员工工资、工厂工人罢工、拖欠物流、原材料供应商款项等问题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再加上同一时间,加多宝总裁王强、副总经理徐建新纷纷被解聘,高层变动频繁,尽管李春林临危受命接任集团总裁之位,也没能改变加多宝的颓势。

加多宝于当日发布公告称,不服该一审判决,并立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其看来,2010年5月2日至2012年5月19日期间,公司与广药集团之间是合作关系,并依据协议履行义务享受权利,不存在所谓侵权问题。

“在当时内外交困、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加多宝必须借力像中粮、奥瑞金这样的公司,而现在加多宝可能从其他渠道找到了融资的方法解困。”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因为当时加多宝资金链非常紧张,无力支付供应商中粮包装的货款,才有了后面的增资入股,清远加多宝是加多宝的核心公司,中粮入股触动了其核心利益,目前缓过劲儿来的加多宝可能对当时的条款不满。

2018年5月,加多宝华东区域开始大面积断货,工厂陆续关闭,哪怕是到了凉茶的销售旺季,也不得不面临停产的危机,一时间加多宝的运营陷入了恶性循环。随之而来的7月,加多宝又接到了来自中粮包装及奥瑞金两家上市公司通告,先是前者对其清远公司提出仲裁申请,不出两天,后者便催促其按期履行债转股事项。

事实上,自2010年8月广药集团向加多宝母公司香港鸿道有限公司下发律师函开始至今,从关于加多宝的“王老吉”商标租赁期限延长至2020年的两份补充协议无效,到“广告纠纷”“红罐之争”,以及持续最久的“商标纠纷”,9年间二者之间接近30场的官司几乎涉及凉茶行业的整个产业链。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对媒体表示,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有可能在协议签署之时,加多宝形势并不好,因此接受了中粮包装开出的条件,也有可能由于客观因素影响,导致加多宝方面迟迟未能履行协议。归根结底,要看当时双方的协议是否明确,以及是否存在腾挪空间。

据《界面新闻》介绍,奥瑞金为中粮包装的第二大股东,在中粮包装发完仲裁公告后两天发出催促公告,不排除有两家公司联合向加多宝施压的可能。而中粮和奥瑞金的发难,也直接导致了2018年夏季加多宝红罐产能不足,未能按计划投入全国市场,此时加多宝的窘境已无法遮掩。

连吃“败仗”的加多宝转运发生在2017年8月10日。中粮包装当日发布公告称,拟投资加多宝全资附属公司清远加多宝草本植物科技有限公司30%的股权。

今年3月,加多宝新任总裁李春林召集集团管理层开会,宣布加多宝下一步的战略目标是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三年内实现公司成功上市。在外界看来,加多宝谋求上市与中粮包装的推动不无关系。在朱丹蓬看来,“和中粮闹掰,加多宝的上市之路或遥遥无期。这也可能是加多宝意识到上市很难了,因此选择撇开中粮自力更生,但这条路不好走。”

再加上中弘股份在8月公布了加多宝2015~2017年的财报信息,加多宝连续三年净利润分别为-1.89亿元、14.8亿元、-5.83亿元。且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亏损3.54亿元。尽管加多宝回应其与事实情况严重不符,但并不否认加多宝当下资金紧张。

根据增资协议可知中粮包装投资对清远加多宝增资20亿元,持有后者30.58%的股份。王老吉有限公司(加多宝香港公司之一)将向清远加多宝草本注入相关加多宝商标,作价30亿元,持有45.87%股份;清远加多宝原100%控股股东智首公司持股比例减至23.55%。

重启“红罐”恐生变数

尽管如此,加多宝总裁李春林也没有放弃三年要上市的梦想。2018年11月,他又再次提出将加快加多宝上市进程,“先是计划推出渠道价格战,接下来稳住经销商、舆论等,并在2020年冲刺上市。”

一周之后,加多宝终于扳回一分。最高人民法院就加多宝与王老吉之间的包装装潢纠纷上诉案作出裁定,认定双方对“红罐王老吉凉茶”包装装潢权益的形成均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的前提下,双方共同享有红罐包装。

此前不久,加多宝在北京召开发布会,宣布红罐加多宝回归。加多宝集团总裁李春林发出动员令:“全体员工奋战45天,做到有凉茶的地方,必须有加多宝,有加多宝的地方必须有红罐与金罐。”不过,加多宝重启“红罐”恐生变数。

只不过现实太过骨感,留给加多宝的机会并不多了。

对于加多宝和王老吉之间的拉锯战,市场长期存在三种观点:一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二是作为“怕上火喝王老吉”经典广告语的缔造者,加多宝对于凉茶行业崛起并成为超越可口可乐的饮料单品的推动功不可没;三是,加多宝曾长时间被外界认定为王老吉的跟随者。

据了解,2018年2月份,广药集团针对终审判决结果,向最高院提出再审申请,想通过再审进一步获取更清晰的归属判决,争取改判。而最高院经过漫长4个月的考虑,于2018年6月21日正式受理广药集团的再审申请。

借中粮上市?

曾经风光无两的加多宝可以说是瞬间陨落,而这与因行贿原广药集团总经理李益民而仍然在逃的创始人陈鸿道不无关系,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投资时报》记者表示。

对于红罐之争再起,朱丹蓬认为,加多宝依靠凉茶单品打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想在短时间内打翻身仗难度很大,因为加多宝目前的问题不是单纯靠换一个罐身颜色就能解决的。目前的凉茶核心消费人群一般是20-30岁的大学生以及职场新人,这些人群更加注重消费体验和产品附加值,以“去火”功能性诉求崛起的凉茶,需要一个更倾向于情感性诉求的年轻化表达方式。

加多宝和中粮的缘分开始于2017年10月,中粮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粮包装入股加多宝。中粮包装对清远加多宝草本增资20亿元,从而持有其30.58%的股份;加多宝商标持有公司将注入相关加多宝商标,各方将共同打造集加多宝品牌、浓缩液、供销体系为一体的综合运营平台。

内忧外患中的加多宝

有业内人士指出,凉茶行业整体已出现供给过剩,整个产业在经历多年高增长后,开始进入平稳期。凉茶之争,拼的不是存量市场,而是增量市场。如何放下包袱,拓宽市场和渠道,才是寻求新生的竞争力,而如何寻求新的突破点则是加多宝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由于中粮包装的参与,加多宝打赢了“怕上火就喝加多宝”的广告语官司,并在2018年获得了“与王老吉共享红罐”权益,6月加多宝宣布重新推出红罐加多宝。此前高管层面的变动,也被外界猜测为给中粮包装预留位置。

在外界看来,本次案件发回重审或意味着天平正在向加多宝倾斜,无论是扭转业绩颓势还是完成去年定下的三年上市计划,都显得至关重要,但免于14.41亿元赔偿款真的可以令该公司“触底反弹”吗?

南方日报记者 赵兵辉

据了解,此次任命为加多宝新任董事的王金昌,已于2015年到达退休年龄并已辞任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等职务。在朱丹蓬看来,中粮包装前董事长的加入,能够加深中粮和加多宝合作及联姻,“他更多情况下会作为一个中间人、协调人的角色参与决策”。

或许就像加多宝官网中“媒体报道”一栏的信息更新日期停留在2017年3月27日一样,该公司近两年半的境况均不容乐观。

加多宝总裁李春林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则表示,加多宝看中的是王金昌有推动企业上市的经验,有助于加多宝未来上市。此次任命的目的在于让管理架构更完善,同时作为加多宝饮料的董事长,王金昌依然向加多宝集团董事长陈鸿道汇报。

一方面,2017年年初加多宝的市场份额开始逐渐被王老吉取代;另一方面,裁员、停产、管理层大换血等负面状况陆续上演;更糟糕的是,因未按增资协议履行向清远加多宝注入商标作为实物出资的承诺,中粮包装自2018年二季度中止了对加多宝集团的两片罐供应。

也许随着中粮与加多宝的和解,中粮会逐渐解决产业端的供货问题,“这对任何一个供应商、欠款方来说,都给了他们一个信心,让他们对加多宝的形式预判,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朱丹蓬告诉《中国企业家》,加上春节期间的热销阶段,也会给加多宝赢得更多的时间。

中粮包装对于加多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对于上述时间,现任加多宝总裁李春林曾对外表示,“中粮包装是加多宝最大乃至最重要的供罐商,占加多宝产能超过90%。中粮包装断供对我们是致命的,等于把加多宝的血液断了。”

另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尽管2009-2012 年,国内凉茶类饮料保持着 16%-18% 的高速增长;但近几年凉茶行业增长缓慢,到了2017年国内凉茶类饮料的增速仅有9.1%,且还会继续下降。更何况加多宝近几年来深陷与王老吉的竞争中无法自拔,忽视了年轻一代消费者的需求,除了凉茶外并没有其他产品线。而相爱相杀多年的王老吉,为了寻求业绩的增长,还于2018年5月推出了一款新的椰奶饮料,据悉目前该产品仍在培育期,且仅以华南、华东地区的餐饮渠道为主进行铺货。

不过,加多宝和中粮包装未来的合作或存在更大的变数。

由此可见,创新能力也是摆在加多宝面前的现实难题,要说计划三年内上市,估计李春林的梦想还要颇多时日。

尽管二者在今年年初确定“战略继续,合作长存”的全面合作计划,但中粮包装日前发布公告称,智首公司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回购中粮包装投资于清远加多宝持有的30.58%股权,并据此愿意向中粮包装投资归还其于清远加多宝作出的现金及实物注资总额(连同自相关注资日期起,按年利率10%计算的收益)。

瑞幸咖啡2018年完成两轮融资,估值饱受热议,亿欧智库通过预估未来三年的营业情况,推算了Luckin Coffee可能实现盈利的年份为2021年,并给出了对应的估值区间。研究过程充分还原了中国咖啡产业的面貌,供行业参考。

而再次回归“纯民企”基因的加多宝还需面对市场份额反转后断崖式下滑的业绩。

图片 4

尽管加多宝并未对外公开集团整体的业绩数据,且国内子公司会计处理上均采取独立核算方式,但从其牵涉中弘退(已退市,000979.SZ)重组闹剧以及中粮包装2018年年报披露的清远加多宝财务数据或可窥探其财务全貌。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2018年8月27日,中弘退发布关于《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的公告中披露了加多宝此前三个完整年度的主要财务数据。

这份被加多宝认定与实际情况完全不符的数据中,营收占据加多宝同期实际销售收入的五成左右。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加多宝被中弘退披露的营收分别为100.42亿元、106.34亿元和70.02亿元;同期净利润则分别为-1.89亿元、14.89亿元和-5.83亿元。

而加多宝工厂中唯一专业负责浓缩汁生产的工厂——被誉为加多宝核心“科技 资产”的清远加多宝业绩也呈下滑态势。

公开资料显示,清远加多宝2018年录得营收3.04亿元,同比下滑近4成;实现净亏损700万元,而上一年同期则实现盈利4400万元。

本文由威澳门尼斯人36366com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4亿赔款恐难败火解渴,两家包装大佬公开点名

关键词:

最火资讯